学生本位思考:史英《在教育上的一些想法》

发布日期: 2020-07-03 10:51:36 阅读量:922

亮眼最新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kiplingooo)

「人本主义通常不用『恶』这一个字眼,并不是为了伪装人的善,而是一旦经过了辩证的分析,我们首先就会遇到什幺是『恶』的问题。

如果儿童拆卸机械,我们也许可以从他的破坏力之外看出他的好奇心,但当他『拆卸』小甲虫的时候,我们可能就没有这幺好的想像力了。何以故?是我们自己订定了『尊重生命』这一道德规範,但当我们在这一条规範的共识之下,还大量饲养动物且坦然的每天加以屠食的时候,怎幺能要求儿童理解我们的『伪善』呢?」──史英,《在教育上的一些想法》。

,立法院三读通过《教育基本法》中的「校园零体罚条款」修法,明定政府公权力应保障学生不受体罚,一旦学生的「身体自主权」及「人格发展权」受到侵害,政府应提供必要的救济管道,也可依据《国家赔偿法》及《民法》获得赔偿,台湾成为全世界第109个禁止校园体罚的国家。

但对于身处教育现场的教育工作者而言,体罚与零体罚之间的界线似乎仍旧暧昧不明,「不打不成器」的观念深植人心,如何与之对抗并颠覆成为老师们教学上的重大课题。人本教育基金会董事长史英认为许多大人认为疼痛可以增加理解,畏惧可以造就德行,但其实「体罚只是将强者对付弱者的方式複製给下一代」,是「长尊幼卑」的威权遗毒。

「我们非常知道一般人主张体罚,不论是家长还是教师,不论表面上说的是什幺理由,骨子里其实都是为了维护尊严;而这个所谓的尊严,是他们自以为教育乃至一切行事的基础……但我们以为,尊严也者,是要建立在专业或道德(广义的)权威之上,若是要别人惧怕,所建立的就不是尊严,而是『威权』。」史英在书里这幺说道。

如同前几天介绍过的《老师,你会不会回来》一书,作者王政忠的教育理念从「同理孩子」出发,施以高压政策只会徒增反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