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莫札特效应!你有没有这种经验:当时是对的,后来证明错

发布日期: 2020-06-10 10:10:26 阅读量:981

亮眼最新

〈央广〉莫札特效应!你有没有这种经验:当时是对的,后来证明错

观念—不论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就像生物一样,一出生就有他自己的生命力,如果他不灭绝,就会一直繁衍与演化下去,会出现他自己的生命轨迹。

《自然》(Nature) 期刊上的单页论文

1953 年 4 月 25 日《自然》(Nature) 期刊(与《科学》(Science) 期刊并列为全球最顶尖的两家科学期刊)刊登出一篇篇幅只有 1 页的文章,那是一篇华生(James Watson)与克拉克(Francis Crick)所写的首次展示DNA双螺旋结构的论文。那篇文章正式揭开了双螺旋时代的序幕,那是一篇划时代的文章,对生物医学科技产生深远的影响,不到十年的时间,1962 年华生与克拉克就因此得到诺贝尔医学奖。如今人类基因图谱的解码工程已初步完成,生物科技的进步一日千里。回顾这段科学发展的辉煌历程,我们就不会太惊讶他们为何能传奇性的以一页论文获得诺贝尔奖的桂冠了。

依据台北长大,目前是哈佛大学历史与东亚语文研究所博士候选人Kuang-chi Hung的讲法,科学史学家Melinda Baldwin的研究显示,华生与克拉克于 1953 年发表的DNA单页论文,出版时并未经过同侪审查。其实,至二十世纪中叶以前,许多最具开创性的研究—如牛顿的《原理》、爱因斯坦于 1905 年出版的狭义相对论—出版时都未经过同侪审查。当然更没有人会在意牛顿的书是哪一家出版社出版的,也不会有人在乎爱因斯坦的论文是刊登在哪一个知名的权威国际期刊上的。

但我们今天要讲的不是克拉克与华生的双螺旋的故事,或因病早逝而无缘和华生与克拉克同时得到诺贝尔医学奖的DNA光环背后的奇女子罗莎琳法兰克林(Rosalind Franklin)的故事。我们今天所要讲的故事,也是关于发表于《自然》期刊中的一篇单页论文所发展演化出的故事。

在 1993 年 10 月《自然》期刊刊出了一篇1页的文章,这篇文章的标题叫〈音乐与空间推理的表现〉(Music and Spatial Task Performance)。

这应该是一篇经过同侪审查的论文,但却产生一则有趣的科学观念的教训。这篇论文使得短暂聆听莫札特音乐就可以变聪明的「莫札特效应」(The Mozart Effect)闯进了大众的意识中,而且即使后续的研究不支持甚至否决了此论述,莫札特效应已经深深扎根于大众的意识与商业营利行为中,挥也挥不去了。

克里斯.查布利斯(Christopher Chabris)和丹尼尔.西蒙斯(Daniel Simons)原着(杨玉龄翻译)在《为什幺你没看见大猩猩?教你摆脱六大错觉的操纵》(The Invisible Gorilla: And Other Ways Our Intuitions Deceive Us)书中,对「莫札特效应」的相关文献有相当清楚且引人入胜的故事性介绍。依据他们的说明,我在此简单转述这则有关科学概念的故事。最后,我再告诉你,为什幺一位经济学者会想讲这则故事给对经济学有兴趣的读者听。

值得一提的是,查布利斯和西蒙斯两位作者正是当今非常知名的心理学实验「一只看不见的大猩猩」(The Invisible Gorilla)的执行者,那是我很喜欢在课堂上让学生与在演讲堂中让听众现场实做的一项很有创意的简单实验,以后我希望有机会讲「一只看不见的大猩猩」的故事,并说明此项认知心理学上的知名实验对经济理论的含意。查布利斯和西蒙斯两位作者也拿过「诺贝尔奖」,只是拿到的是所谓的「搞笑诺贝尔奖」或译成「幽默诺贝尔奖」(Ig Nobel Prizes),其目的是奖励很有幽默感的「乍看好笑,随后又引人深思」的科学研究,主办单位为《科学幽默杂誌》或译成《不可思议研究年报》(Annals of Improbable Research)。2013 年,搞笑诺贝尔奖的获奖者首次获得了奖金—10 兆辛巴威币(据说不到台币 150 元)。

故事源起

现在回到引发「莫札特效应」的《自然》期刊1993年刊出的单页论文上,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罗契尔(Frances Rauscher)、萧欧(Gordon Shaw)和凯(Katherine Ky)。物理学家出身的萧欧,研究兴趣后来移转到神经科学。他和学生发展一套关于脑部神经元如何协同运作的数学理论。当你手上有一只槌子,任何映入眼帘中的东西都会变成钉子。古典音乐的热爱者萧欧意识到,他理论预测的神经元电流活动模式与古典音乐的数学结构之间有相似之处。他因此预测:单单聆听音乐,就可以强化大脑功能,但必须是有正确数学结构的音乐。萧欧相信,莫札特所作的曲子最能与我们天生的神经语言起共鸣,具有最大的效应。

萧欧等人做了一个简单实验,找来 36 名大学生,分成三组:一组聆听 10 分钟的莫札特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一组聆听 10 分钟的降低血压放鬆法指南,一组是处于 10 分钟的寂静无声状态。随后,大学生接受标準智商测验组合里的三项测验:图型分析、矩阵推理以及摺纸剪纸测验。测验后发现静默组得分约为 110,聆听放鬆法指南组约为 111 分,聆听过莫札特奏鸣曲的那组则得了 119 分。

于是,聆听莫札 10 分钟特就能提高约 8 到 9 分的智商,就能让学生变得更聪明。一名普通人(智力优于其他 50 %的人)在聆听过莫札特奏鸣曲之后,智力的排名将大幅晋升为优于其他 70 %的人。以现代学生熟悉的术语来说,就是智商PR值 50 %的学生听了几分钟莫札特音乐后PR值变成 70 %。这真是太神奇了!真是伟大的发现!难怪此篇单页文章可以刊登在全球最顶尖的科学期刊之上。

神奇的莫札特效应

这项令人瞩目的科学新发现立即获得媒体的青睐。《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的标题这样写「莫札特让你更聪明」。此论文面世不到一年,音乐公司就已经开始利用这股爆红的知名度,推出标题为「莫札特让你更聪明」(Mozart Makes You Smarter)和「用莫札特开发大脑」(Tune Your Brain with Mozart)等CD。好玩的是,这些CD大多没有收录那首实验时拨放的D大调双钢琴奏鸣曲。但这不要紧,有些CD仍然大卖了数百万张。

1998 年,乔治亚州米勒(Zell Miller)州长说服议会,用公款採购古典音乐录音带赠送给州内新生儿的父母。并在对议员的演说中播放贝多芬的「快乐颂」,然后问道:「各位难道不觉得变聪明了一点吗?」2007 年美式足球球季开打前,纽约喷射机队总教头曼吉尼(Eric Mangini)于球队练习时在球场播放古典音乐给球员听-特别是莫札特的音乐。斯洛伐克有医院让刚出生几小时的婴孩,戴上耳机听音乐,希望这些婴儿的大脑发育能赢在起跑点上。一位名企业家还把「莫札特效应」(The Mozart Effect)一词拿去做商标登记,用它去行销一系列儿童和成人的CD与书。

莫札特效应的后续研究

发现莫札特效应的研究团队的后续研究,和最初的实验一样也都发现,在听了莫札特奏鸣曲之后,受测者智力测验成绩会立即大幅提升。这些后续研究也持续受到媒体的热烈报导。

关于人类智商的问题是心理学家的传统研究领域,这种神奇的「莫札特效应」非常吸引心理学家的注意。从来没有研究显示,只要听听音乐就可以对智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一些心理学家开始着手检验这项发现。

纽西兰奥克兰大学的史塔夫(Con Stough)研究小组,採用莫札特奏鸣曲以及静默环境,但以蓝调歌曲取代降低血压放鬆法指南。聆听后,30 名受测者马上做「瑞文氏高级图形推理测验」。结果显示莫札特小组的表现只比对照组高出大约 1 分智商,距离罗契尔等人所报告的 8 到 9 分智商,差距甚大。如此小的 1 分智商差异,显现不能複製「莫札特效应」。

1997 年,阿帕拉契州立大学(Appalachian State University)心理学教授史帝尔(Kenneth Steele)与两名学生作了一场实验。他们採用「数字广度测验」(digit span test),测量短期记忆能记住多长的数字串。结果聆听莫札特对于数字广度记忆并没有影响。隔年又实验一次,这一次採用摺纸测验,但结果还是没有複製出任何莫札特效应。 1999 年,美国心理学会的旗舰期刊《心理学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刊出了这些新结果,标题写着〈莫札特效应之谜:无法複製〉(The Mystery of the Mozart Effect: Failure to Replicate),而且该学会还想发布一则标题为〈揭穿莫札特效应的真面目〉(Mozart Effect’ Debunked)的新闻稿。萧欧因此威胁要控告美国心理学会,这个标题就被换成〈莫札特效应受到挑战〉(Mozart Effect’ Challenged)。

其他后续研究,也同样无法複製莫札特效应团队的发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一步参考查布利斯和西蒙斯书中的说明,或直接上网查阅相关资料。

媒体角色与事后迷思

对于「莫札特效应」的首次发现,报章杂誌立即大幅报导,超级重视,但是基本上却不理会其他比较晚出场的结果。史塔夫、史帝尔以及其他人的研究没有受到媒体太多的关注,最初发现莫札特效应的文章却还继续发挥影响力,左右社会大众甚至是公共政策;其中罗契尔曾受美国国会某个委员会的邀请前往讨论其发现。

当某项科学新发现被发表时,很难要求记者们先不要报导,起码等到它被其他研究团队重複验证两次以上后再报导,特别是涉及能轻易提高9分智商的大发现,要求记者们自制就更加困难了。

某项科学新发现的新闻报导,有点类似报章对待知名政治人士捲入正在调查中的贪污案的初期新闻处理方式,常以超大篇幅的方式变成头条新闻。至于调查结果不支持该项贪污指控的新闻报导,只能以小小的篇幅出现在不显眼的报纸角落(如果还有登的话)。并且,从此之后,还是会有不少人无视于新的证据,会以令人惊讶的坚持与固执,以此调查案为依据,替被调查者永远扣上天生坏坯子的可恶的贪污者的高帽子,尤其是被调查者与他们的政治立场或意识形态正好对立时。人们有时候或往往所需要的只是能迎合自己偏见与利益的理由,人们所需要的不是客观事实。

虽然,不利的实验结论接续出现,但莫札特效应的故事还是继续流传持续上演,而且剧情变得更加神奇了。因为即使所有相关研究的实验对象都是大学生或成年人,但这则传奇却演变成莫札特音乐对儿童、婴孩乃至胎儿都有极大助益。一份中文报纸专栏写道,「根据西方国家所做的研究,妊娠期聆听『女人皆如此』或是『C小调弥撒曲』的婴儿,很可能一出娘胎就比其他婴儿聪明。」

阴魂不散的莫札特效应

社会心理学专家班格特(Adrian Bangerter)与希斯(Chip Heath)的调查研究发现,后来提及「聆听莫札特对成年人具有正面效应」的新闻愈来愈少,但是误以为「莫札特能令婴孩变聪明」的报导却变得更加普遍。在罗契尔和萧欧第一篇报告问世后不过 1 年,这股潮流就已经开始了。事实上,从来没有任何研究检验过莫札特效应对婴儿的影响!

2009 年一项对全美 1,500 名成年人所做的问卷调查发现,有 40 %的人同意「听莫札特音乐能增加你的智力」。事实就是,莫札特效应持续赢得许多人的青睐。没当过父母的人,无法理解莫札特迷思在幼儿教养上的渗透程度有多深。查布利斯和西蒙斯就以自己的亲身经验指出,聪明又教育程度高的朋友送给他们新生儿的礼物中,常常包括一套莫札特的古典音乐-经常如此,不是特例。在莫札特效应的风潮下,小小爱因斯坦公司(The Baby Einstein)在 1997 年成立于一间地下室,资本最初只有 5,000 元,但 2001 年被迪士尼收购前,销售额已高达 2,500 万美元。它所销售名称为「小小莫札特」、「小小爱因斯坦」、「小小梵谷」等的DVD,这些产品暗示:观看它们,你的孩子会变成天才。纵使美国小儿科学会建议,2 岁以下的幼儿不宜观看任何电视或录影带。但设计给婴孩看的影带或DVD,已经是每年营业额 1 亿美元的产业。

为什幺要讲这则故事─概念的生命

无法重複「莫札特效应」的研究,渐渐地堆积如山,反观成功複製的研究几乎全来自做出原始发现的那个团队,而非独立的研究者。在科学上,凡是只有一家或少数几家实验室能做出某项结果,其他实验室做不出来,科学家都会怀疑其结论的真实性。莫札特效应究竟是真的,或只是一个迷思?答案已经清楚浮现。

但是,为什幺「莫札特效应」的阴魂会这幺奇怪的赶也赶不走呢?我想传达的观念是─概念是有它自己的生命的。也就是:

一项观念或理念一经提出,只要被一些人所接受与传递,即使后来被证明是错的,还是会产生其影响力或出现其生命力,而且一直繁衍与演化下去,会出现它自己的生命轨迹。

因此,如果有一门自称是科学的学科,这门学问最不缺的东西就是假设,并且其雄踞绝对主导地位的主流理论的核心假设常常是非常不切实际的假设。在这种困境之下,跟随主流思维来做研究的学者,当然不能主张建立在不切实际的核心假设上的理论是虚假的理论,虚假的理论就是应该被丢弃的理论。但是如果把虚假的理论丢弃,那会是非常非常麻烦的事。(我以后再告诉你会有那些麻烦事。)所以,他们最常採取「假设切不切实际不重要,模型的解释与预测能力才是重点」的奇异论述,来合理化自己的作为。人们有时候或往往所需要的只是能迎合自己偏见与利益的理由,人们所需要的不是客观事实。并且,他们强调此不切实际的模型只是初步的参考模式(benchmark),以后我们会努力不断地去修正它,以使它越来越切合现实。但后续研究主要採取的方式,不是去更改不切实际的核心假设,而是在维持相同的核心假设之下,换汤不换药地添加不同的(与现实有关的)辅助假设来解释真实现象。

「莫札特效应」的故事告诉我们,从今以后,当你再次听到有一门学科不断以这种「我们只是暂时不对而已」的伎俩来辩护自己不切实际的假设时,千万要提高警觉,千万要小心不要被骗了。因为:

观念─不论是对是错、是好是坏─就像生物一样,一出生就有它自己的生命力,如果它不灭绝,就会一直繁衍与演化下去,会出现它自己的生命轨迹。如果你在年轻的时候被不小心或刻意灌输了某种错误观念后,它很可能就会在你的心田里生根茁壮。即使你想拔除它可能怎幺拔除也拔不尽,何况你可能也很不愿拔除它,因为它已经是你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利益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事实上,你可能不仅只不愿意拔除它,甚至反而是愿意倾全力护卫它。你宁可将错就错一路错到底,也不愿意面对让自己极端难堪的局面。常常,承认错误比继续犯错还困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