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市理髮店接传票风波‧1赴哥市让异性理髮‧民政6男女未接传票

发布日期: 2020-06-25 13:16:21 阅读量:517

快报引资

哥市理髮店接传票风波‧1赴哥市让异性理髮‧民政6男女未接传票(吉兰丹.哥打峇鲁11日讯)E-Life理髮店的华裔女理髮师上月因替华裔男顾客理髮而被罚款,森美兰州民政党4男2女共6人週二中午前往这间理髮店实地了解实情,并于事后接受剪、洗、吹、烫髮等服务,不过没有市议会执法人员到来罚款。他们扬言,下月要重返哥市,男女团员们将备齐泳衣,要男女共用泳池。挑战男女共用泳池以民政党森州副秘书锺伟兴为首的一行人,週一上午10时开车从芙蓉出发,晚上抵达瓜拉吉赖市。週二上午,他们直接到KB Mall购物广场的二楼,召开记者会后就进入店内理髮,逗留约半小时,全体不分男女接受理髮服务。锺伟兴也是新那旺州议席国阵服务中心总协调员。随团者有该党芙蓉拉杭新村分部主席冼长辉、新那旺国阵服务中心龙城区部主任卓文、委员吕国钧、芙蓉园分部妇女组主席李嫦娥、拉杭新村分部妇女组财政雷兰妹。E-Life理髮店是于2010年3月开始在广场营业,第一年获一张临时执照,之后就不获市议会批准更新,导致业主过去两年内收到11张传票,其中4张是违例为男顾客理髮和洗头。週二早上,锺伟兴出发前先联络了女业主谢翠兰,不过谢翠兰不在店里。儘管如此,一行6人最终完成“任务”,舒适地接受数位女子理髮师的专业服务。他说,这项行动获民政党森州主席拿督郑启宗的全力支持,因为此事显示丹州政府实行的伊斯兰法条例已严重侵蚀非穆斯林的权益和生活习惯,引起众人的不满。数案例施予非穆斯林“伊党一直强调一旦落实伊斯兰刑事法,非穆斯林不受影响,但经过我们的实地考察后,多宗案例包括理髮店风波,少年背少女嬉戏被罚款等,都证明了伊斯兰条例已实行在非穆斯林身上。”他们週一先在吉赖进行3小时的访问,向当地居民和商家了解情况后,证实一些地区的确有受到伊斯兰条例的影响,他因此指责民联,尤其是行动党欺骗人民。“他们口说伊斯兰法不会实施在华人身上,但事实却已发生,他们怎幺不出来说句公道话?我们坚决反对神权治国,也反对伊党要实行的伊斯兰法。他说,丹州只有不到5%的华人,却已出现这种情况的打压,“我们请求行动党作为民联的华裔代表,要证明他们如何去制衡伊党,不让伊党施展宗教政策。”一行人也强调,此举不是来丹州找麻烦,也不是要挑战地方政府的权威,更不是反伊斯兰,而是不同意让伊党制定的伊斯兰法实行在非穆斯林身上而已。下月重返哥市泳池共泳锺伟兴说,民政党最快在下个月重返哥市,準备与伊党州政府或市议会领导层对话,传达华裔的心声。届时,党中央领袖将随行,而且人数会比週二更多。对他而言,这里的执法模式和外州有很大的分别,他希望这种执法不会出现在其它州属。“下一回我们可能还会再来洗头,目的是要给这里遭殃的业主一个鼓励,而且,我们要带泳衣来,要在吉兰丹的泳池游泳。如果我们去游泳池游泳,是否要拿着结婚证书去,才能证明我们这一对男女是夫妇?那些影响非穆斯林的条例,都将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他们到吉赖访问时,本地人投诉要买猪肉时面对一些问题,因为当地卖猪肉是流动式的,不少马来人以异样眼光看华人买猪肉,让他们买猪肉时也觉得不自在。检讨理髮风波丹今有定夺吉兰丹州行政议员拿督陈升顿週二说,丹州政府已重新检讨理髮风波,并会在週三的州行政会议后作出一项有利华社的宣布。他强调,有关检讨只针对非穆斯林。他说,很多人不明白,指伊党利用伊斯兰政策影响非穆斯林的生活习惯、阻止华裔商家经商、侵犯华裔权益。其实,丹州政府实施的政策与种族和宗教无关。“由于过去多年都没有人提出检讨,有关条例就一直延用迄今。随着理髮条例的检讨声浪四起,作为以民为本的政府,我们一定要检讨。不过,大家要明白,哥市市议会会开传票给理髮店业者,纯粹因为理髮店业者明知故犯,违例在先。”他重申立场,既然理髮事件引起反对声浪,而相关条例也牵涉华裔及非穆斯林的权益,他认知到新时代的改变,情况不一样了,所以州政府确实应该检讨。他数天前亲自到商场走一趟,查看理髮店的营业环境。“不合时宜的条例就应该检讨,但历史必须作为借镜。”他说明,丹州政府针对理髮风波的检讨,只是针对非穆斯林的权益,而禁止男女混合(Unisex)理髮的条例还是存在的。不应该挑战地方条例陈升顿是在伊党丹州联委会后,对记者的提问作出回应。当天伊党丹州联委会也同时讨论了其他执法风波。另一方面,陈升顿认为,森州民政党一行人到来哥打峇鲁理髮,挑战地方条例的做法实在不应该。“如果人人挑战地方条例和法律,社会秩序就会大乱。作为政党的领袖,他们不应该挑战地方条例或法律。”丹州政府原定週二下午召开记者会,针对连串的罚款风波作出解释,并準备提控歪曲事实的媒体,惟记者会临时取消,因为负责有关事宜的州行政议员拿督达基尤丁及其律师团尚在吉隆坡商讨相关事宜。丹州政府新闻、资讯发展、科学及工艺委员会主席莫哈末法德里也指出,丹州政府改于週三下午的州行政会议后另作宣布。促火箭向华社交代锺伟兴指出,行动党说已针对这次的理髮店风波向伊党作出正式的抗议,但是所谓的抗议到底是怎样的形式,结果又如何?无人知晓,行动党必须向华社作出交代,而不是口说而已。他又举例,丹州去年发生彩票风波时,行动党的几位高层领袖也说要到丹州拜访大臣聂阿兹,结果也是不了了之。行动党不但保护不了业主,也不能改变伊党的心意,州政府依然禁售彩票。“这显示行动党的影响力是零!”他担心的是,如果华人是因为情绪而支持伊党,甚至让他们成为首相或州务大臣,可是行动党完全无法制衡伊党,那幺华人这一票,将让我们的祖宗十八代和华社这幺多年来的努力毁于一旦。他奉劝行动党的领袖莫再当“无间道”,如果还有良心,是时候为华人做点事了。他也挑战行动党森州主席陆兆福,如果民政党一行人到哥市理髮让理髮店被罚款,他就会把传票交给陆兆福去解决,因为聂阿兹曾经发出感谢信,感激陆氏在国会下议院的2013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辩论环节上,为聂阿兹“仗义执言”,怒拍桌子指责马华总会长蔡细历认同“怂恿穆斯林强姦没有包头巾的非穆斯林”言论。彭顺有斥马华搞大课题牵扯多年前讼诉哥打峇鲁前任市议员彭顺有指责马华哥打峇鲁区会才是把理髮院课题、男男在车内聊天接吻接获传票及少男背少女事件政治化,甚至把多年前他起诉马青马樟区团团长兼马青中委李春遴诽谤,李春遴胜诉的案件相提并论。首先在李春遴2005年借桌球事件,诽谤他“典当华人利益”的说法,案件2007年在地庭下判时,地庭法官判李春遴败诉,不过后者过后上诉高庭,而他不想把报导新闻的传媒友人列为出庭者,因技术问题而被高庭法官判败诉。他强调,这与上述3个课题的情况不同,不能因为他败诉,马华就列为“光采”案例,说服这些接传票的人出来。他週二在记者会上坦承,自己就是之前那名不肯透露名字的“亲戚”,原本就是要协助其中一名亲戚低调处理及解决此事,没想到马华哥打峇鲁区会主席陈永生居然列出他和陈升顿与马华对簿公堂的案件,作为说服公众及当事者出面的理由。其次,他认为,这些接获传票的涉及者,心情原本已很不愉快,而且也想低调处理,但马华却促请共车的男男现身、少男少女出面,根本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对当事者造成二度伤害,企图把事件越描越黑。开传票官员有偏差“开传票的官员才是有偏差者,因为其实可以对涉及者提出劝告,不是一定要开传票。”他质疑执法员是否要赶“业绩”,看到不对就要开传票,因为除了亲戚的车辆,飞机场路肩前后还有其他车辆及公众,却唯独他亲戚接传票。他也坚持,官员开口向共车的男男开口索取500令吉,后来减价至200令吉,应该是要彻查的案由,因为他赞同陈升顿,执法是依据地方条例的不检点举止,不是因为穆斯林或者非穆斯林。‧2012.12.1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