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被自己发明的数位相机打垮

发布日期: 2020-07-17 23:43:28 阅读量:429

访谈知识

柯达被自己发明的数位相机打垮

史蒂芬‧萨森(Steven Sasson)身材高大、脸型戽斗,1973年刚从纽约州壬色列理工学院(Rensselaer Polytechnic Institute)毕业。电机系的学位,让他在柯达的设备部门研究实验室找到了一份工作,做了几个月之后,萨森的主管葛雷斯‧罗伊德(Gareth Lloyd)找他完成一件「小」任务。快捷半导体公司(Fairchild Semiconductor)刚刚发明了第一个「感光耦合元件」(charge-coupled device),那是一种积体电路,能够轻鬆移动电晶体周围的电荷;柯达想知道这种装置能不能用在影像技术上,无论现在或未来。

萨森和一小群才华洋溢的工程师合作,在1975年之前,就用感光耦合元件打造出全球第一部数位静态照相机与数位录影机。这台机器就像《快速企业》(Fast Company)杂誌描述的:「就像是1970年代的拍立得(Polaroid)相机一样,但下面架着辅助教具『说话拼字机』(Speak-and-Spell)」,机器大小跟烤麵包机一样,重达3.85公斤,解析度为1万像素,最多可拍30张黑白数位照片──这个数字是估计值,实际张数介于24到36之间,跟柯达软片的沖洗张数差不多。这台机器拍的照片储存在当时仅有的长期储存装置──卡带中;无论如何,这都是一项惊人的成就与极其可贵的学习经验。

萨森之后表示:「当你展示这样一套系统,一套不用底片就可以拍照,而且用电子萤幕显示、不必用纸张列印影像的系统,在1976年像柯达这样的公司内部,势必得面对很多质疑。我以为大家会问我技术方面的问题,比方说:你是怎幺做到的?这种机器的运作原理是什幺?但我没有碰到半个这种问题。他们问我,这何时会变成主流?什幺时候才真的能拿这种机器来用?为什幺会有人想在电子萤幕上看照片?」

1996年,在全球第一部数位相机面世二十年后,柯达旗下还有14万名员工,市值高达280亿美元。基本上,柯达已经独占了整个产业,在美国,它掌控90%的软片市场与85%的相机市场。但是,他们忘了自己的商业模式──没错,柯达是从化学和纸製品业务起家,但后来之所以能够雄霸一方,是因为他们跨足「便利性」事业。

但这也许还不够,我们该问:柯达促成「什幺东西」便利?摄影吗?差得远了,摄影只是一种表达的媒介。那表达出来的主体是什幺?当然是「柯达一瞬间」(Kodak Moment):我们想要记录生活的欲望,想要捕捉稍纵即逝的时光,记录一瞬间便已成为过往的回忆。柯达的业务核心,就是记录回忆;有什幺比数位相机更便于记录回忆?

但20世纪末期的柯达公司,并不了解这点。他们认为,数位相机将有损他们的化学与纸本照相业务,会迫使自己和自己竞争。因此,他们将数位相机技术束之高阁,公司主管并不了解1万像素的低解析度如何能够搭上指数型成长的曲线,最后发展出高画质的产品。他们选择忽略这股趋势,未能利用自身重量级的地位在市场雄霸一方,反而被市场逼到小角落负隅顽抗。

回到1976年,萨森首次在柯达展示数位相机时,当时马上有人请他预估何时会成为主流。忧心忡忡的主管们想要知道,他的新发明何时会对公司的独霸地位造成实质威胁?萨森说,十五到二十年吧!

在得出这个答案之前,萨森先快速预估、计算了一下。他估计,要满足一般消费者的像素应该是200万,然后他用「摩尔定律」(Moore’s law)计算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发展出这200万像素的商业化数位相机──这正是问题的起点。

1965年,英特尔(Intel)共同创办人高登‧摩尔(Gordon Moore)注意到一个数字:积体电路上可容纳的电晶体数目,每12到24个月就会倍增。这股趋势延续了大约十年,摩尔预估,未来十年可能也是如此──关于这点,他出了点错。总计来说,摩尔定律整整六十年屹立不摇。这种在价格与效能上的不断演进,正是你口袋里的智慧型手机比1970年代的超级电脑快1,000倍、价格便宜100万倍的原因,这就是现实世界中的指数型成长。

​不像线性成长,一次+1,从1变成2、2变成3、3变成4⋯⋯,指数型成长是複合倍增,从1变成2、2变成4、4变成8⋯⋯。这就是问题所在,这种倍增模式非常让人难以理解。如果我从加州圣塔莫尼卡的自家客厅直走30大步(每步约1公尺),最后我会走30公尺,大约到对街。但如果我用指数型的方式走30步,最后我会走10亿公尺,可绕地球26圈。这就是柯达出错的地方,他们低估了指数成长的力量。

摘自《胆大无畏》

柯达被自己发明的数位相机打垮

数位编辑整理:陈子扬
Photo:jasleen_kaur,CC Licensed.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