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发布日期: 2020-06-24 11:27:15 阅读量:303

世界益智

即便在纽约、巴黎、伦敦或东京,听音乐的地方也是会分成以下几类:

a. 观众专程去听的,即便是Jazz Club或是Live House,也就是这家店已经培养出固定的客人,店老闆也可以不赔本,演出者可以专心做音乐,从事所谓艺术性的演出

b. 观众不是专程去听音乐的,但是就是要享受那个气氛,所以音乐家就常得跟现场吵杂的聊天或喝酒吃饭环境搏斗,算是介于中间,你算是装饰品,但是大家还是会听一下follow一下

c. 演出宴会、婚礼、典礼、活动等,在台湾通称为「外场」的演出(流行歌手会说叫「商演」),在这种场合,音乐与乐手只是陪衬甚至是道具,当然更不能奢望听到艺术性的演出

d. 自办活动,借用场地或是包场等,通常这样的演出,不是定期的,而参与的观众以亲朋好友、家族成员、同学或学生,甚至另一个社群的伙伴,譬如教会等等

在此我们暂且排除室内户外音乐节或是大型音乐会的演出形式,因为那是另外一种互动模式。

诚如第一段所说,国际大都会里头自然是人才济济,甚至可以说是龙蛇杂处,但不表示国际大都会里头b与c的演出就不存在,甚至可能更多。

而本地的问题在于a场地很少,这不是说你挂个招牌插个旗子说要做Jazz Live,就说了算的,因为两个问题会需要面对:1. 节目 2. 客人 的双向经营问题,节目要够水準,然后客人会想专程来听或长期支持。

所以变成要有人才的培育与提升,也要有观众或消费上的支撑,就跟国际性大都会里头,其实爵士乐从来就不是显学,那个市场规模比起流行、摇滚、电音等都要小很多很多。

差别只是在于爵士乐聆听人口比例上,外国城市相对较多,譬如你在东京可以在三个pub前后天接力演出,在旧金山可以一排五天一个系列,但是在台北,前者马上分散观众聚焦力,后者则可以说是不可能。

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回到外国乐手来通常都会排大场地,当作演唱会来做行销的状况,2003年Pat Metheny Group来台北,在国际会议中心演出两场,但是主办单位赔钱,因为两场加起来的听众,才几乎填满一场的座位,该单位数年前又请过贝斯手Kyle Eastwood(导演克林伊斯威特的儿子)来,售票率少到国父纪念馆后排的座位要用隔板隔起来,不然场地太大。

那你说热心的爵士乐迷,自己办活动会不会好一点呢?我的经验是,这就跟现在脸书上的很多活动一样,八个字「百人响应,一人到场」…我在2005年前后,也受邀跟一位所谓重度爵士乐迷开的公司,所办的爵士音乐会中演出过,他说很多“同好”,出意见的很多,要你请谁请谁的很多,但是实际上需要票房支持时,才发现那个“号称”,都敌不过现实的到场人数以及新闻焦点,变成大家都很会喊,大家都好像很专家,但是都错把台北想像成国际性大都会,以致于过于乐观,甚至只是自我的满足意淫而已。套句脸书上常出现的「万人按讚,一人到场」,其实也差不多。

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当然这问题继续写下去,还有很多可以探讨,甚至很多经验可以分享,譬如一些外国音乐家私下运作接第三方的场,或是不同主办单位的气焰等等,甚至是对本国与外国乐手之间待遇的落差。

但是我不是民族主义者,我想要带大家看清楚的,还是人才首要,然后市场相辅相成,譬如刚前面讲过的,在纽约或在巴黎的爵士乐手,他可能演出自己作品的机会少,但是被人聘僱借重长才的机会多,这种可能,abc都会有;而在本地的爵士乐手,则可能几乎都必须要在b与c中打转,不能选择,而是被选择。

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在主办单位轻本地乐手,店老闆必须负担经营成本,以及观众较不知如何体会爵士乐真谛的局面之下,爵士乐自然就容易被塑造成一种气氛,然后就走入b的模式,如果乐手想要做到a,就会有所冲突,自然也难像流行乐歌手一样,让观众用「畅销名曲」来联想,或像古典乐乐手一样,排出曲目、音乐会,至少可以说出他(她)擅长什幺、要挑战什幺?

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所以,看起来好像我没有解决方案?其实有的,就是我已经分析得很清楚了,每个人就可以有一种主张出来,但有的会成功,有的不会,至少以前我看过很多人讨论这个,很快就变成网战、笔战或是完全偏执的自我角度出发,到头来还是不清不楚,大家还是不知道“病因”出在哪?

而我们的主张,就是必须要坚持创作与演奏上的国际标準、培养观众与提升鉴赏水準,以及减少Jam Session式或House Band式的“Jazz Live",至于人才培育,我想我们一直很辛苦地在做。

不妨可以参考在2008年时,我们所主办的「仲夏爵士悠游—台北国际爵士音乐节」中,也曾与许多当时台北的Live House结合,推出多场「仲夏爵士新锐音乐会」,一方面希望拉抬Live House的参与度,整合成一份「台北Jazz Live地图」,二方面推荐本土爵士新秀,让他们有更高的能见度。实际的执行其实比想像中困难,因为大家都有自己的想法,至于成果的话就看各人表述与各方观点,每家Live House的参与态度也都不同,几乎也都是熟识的店家,藉此也可以探知各家的态度,而我们也曾经努力去整合过就是,一点参考。

「2008仲夏爵士悠游—仲夏爵士新锐音乐会」

台湾要有更好的Live Jazz环境,除了好乐手也要有好观众

相关文章